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 正文

我一直在等一个人歌曲_我一直在等一个人散文

79 人参与  2024年02月11日 05:00  分类 : 读书笔记  作者:PqYcIpRxIe4F  评论

  我在等一个人,一个愿意走进我生命,分享我的喜怒哀乐,同时也愿意让我走进他的生命,体会他的爱恨情愁的人。接下来小编为你带来我一直在等一个人散文,希望对你有帮助。

  篇一:我一直在等一个人散文

  一个不是因为我的什么喜欢我,而是因为喜欢我又愿意接受我的一切的人,一个不在乎别人对他是否赞美而只在意我的肯定与认可的人,一个为我敞开胸膛遮风挡雨的人。

  我在等一个人,一个可以让我为他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的人,一个为他一根草对整个花园视而不见的人,一个只因他一颗星对整个天空都不在意的人,一个为他一瓢水不在乎弱水三千的人。

  我在等一个人,一个懂得珍惜我的人,一个也许没能参与我的昨天,却愿意和我携手走过每一个明天的人。

  我在等一个人,不确定我还要等多久,也不知道他会以何种方式出现,我确定的是,等到他将是幸福的降临,在这茫茫人海中,在这时光如水的流年里。

  我,在等一个人。

  我相信他的出现将让我平淡的人生增添最炫丽的色彩,当他牵起我的手时将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时刻!而我们会一直牵手,直到我俩其中一人结束生命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天。

  我会一直等待这个人的出现,等到我不能再自己一人的那天。

  在孟非所主持的节目里,每位男嘉宾都可挑选一位心中女生。有些男生刻意为自己的女神而来,同时亦希望把女神带走。

  其中一位男嘉宾对他的女神说:“我等了你很久,十年前,我许下了一个愿望,我会一直等下去,直到我遇见一位能与我共跨明天,一起创造未来的女神。打从我在节目里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她已经出现了,现在我来到了这儿,希望我俩一起走出这个大门。”

  两人的相遇,不会早一点,不会晚一点,却刚好在此时。

  一位男生在社会工作了多年,担任总经理职位,有了房子,车子,拥有着许多女孩子所渴望的条件,可是他年过三十,还是单身一名。朋友们问他:“为何还不找个合适的伴侣,陪伴你走完下辈子?”男生答:“我还未遇见心目中的那个她。”公司上下都有多位女孩喜欢他,以他的条件,该符合许多女孩子的要求,若要找个对象,应不是难事。他的同事都不明白,他究竟在等谁?那位女孩子才是他的心中女神?后来,就在他四十二岁的那年,遇见了她,之后,公司职员每天都见到他驾着车子载她上班,下班,还常一起到附近的餐厅用餐。

  在茫茫人海中,你遇见了谁,谁又遇见了你?难道她就是他前世的相约吗?

  前些时候,我家对面建立了一间庙堂,庙堂里有一颗许愿树,每逢春节,都有许多男女前往许愿,他们都写下了纸条挂在树上,希望能遇见心中对象,各自祈求爱神,赐下祂的姻缘箭。

  如果你一直所等待的人迟迟都未出现,你还会继续等他吗?或许,你会接受另一个他?爱与被爱,你会选择谁?

  如果彼此出现早一点,也许就不会和另一个人十指紧扣。又或者相遇的再晚一点,晚到两个人在各自的爱情经历中慢慢地学会了包容与体谅,善待和妥协,走到一起的时候,也许就不会那么轻易的放弃,任性地转身,放走了爱情。但时间不会回头,爱情岂能有“如果”?

  有人说,如果你一直在等的人在你这一生都没出现,这样继续等下去,会不会浪费一生的时间呢?等了一大辈子,就算遇见,他会接受你吗?或是,还要等到来生再相见?

  盼不到我爱的人

  我知道我愿意再等

  疼不了爱我的人

  片刻柔情它骗不了人

  我不是无情的人

  却将你伤的最深

  我不忍我不能

  别再认真

  忘了我的人

  ……

  爱我的人为我痴心不悔

  我却为我爱的人甘心一生伤悲

  ……

  歌曲:《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有些人认为,爱人是痛苦的,被爱是幸福的,其实这也不然。

  篇二:我一直在等一个人散文

  在一个石头与佛的对话中,石头问佛陀:“我究竟该找个我爱的人做我的妻子呢?还是该找个爱我的人做我的妻子呢?”佛笑了笑:“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就在你自己的心底。这些年来,能让你爱得死去活来,能让你感觉得到生活充实,能让你挺起胸不断往前走,是你爱的人呢?还是爱你的人呢?”石头也笑了:“可是朋友们都劝我找个爱我的女孩做我的妻子阿。”佛说:“真要是那样的话,你的一生就将从此注定碌碌无为!你是习惯在追逐爱情的过程中不断去完善自己的。你不再去追逐一个自己爱的人,你自我完善的脚步也就停滞下来了。”石头抢过了佛的话:“那我要是追到了我爱的人呢?会不会就……”佛说:“因为她是你最爱的人,让她活得幸福和快乐;被你视作是一生中最大的幸福,所以,你还会为了她生活得更加幸福和快乐而不断努力。

  幸福和快乐是没有极限的,所以你的努力也将没有极限,绝不会停止。”石头说:“那我活的岂不是很辛苦?”佛说:“这麽多年了,你觉得自己辛苦吗?”石头摇了摇头,又笑了。

  石头问:“既然这样,那么是不是要善待一下爱我的人呢?”佛摇了摇头,说:“你需要你爱的人善待你吗?”石头苦笑了一下:“我想我不需要!”佛说:“说说你的原因。”石头说:“我对爱情的要求较为苛刻,那就是我不需要这面夹杂着同情,夹杂着怜悯,我要求她是发自内心的爱我的,同情、怜悯、宽容和忍让,虽然也是一种爱,尽管也会给人带来某种意义上的幸福,但它却是我深感痛绝的,如果她对我的爱夹杂着这些,那么我宁愿她不要理睬我,又或者直接拒绝我的爱意,在我还来得及退出来的时候,因为感情是只能越陷越深的,绝望远比希望来的实在一些,因为绝望的痛是一刹那的,而希望的痛则是无限期的。”佛笑了:“很好,你已经说出了答案!”

  石头问道:“为什么我以前爱着一个女孩时,她在我眼中是最美丽的?而现在我爱着一个女孩,我却常常会发现长得比不上漂亮的女孩呢?”佛问:“你敢肯定你是真的那么爱她,在这世界上你是爱她最深的人吗?”石头毫不犹豫地说:“那当然!”佛说:“恭喜。你对她的爱是成熟,理智、真诚而深切的。”石头有些惊讶:“哦?”佛又继续说:“她不是这世间最美的,甚至在你那么爱她的时候,你都清楚地知道这个事实。但你还是那么地爱着她,因为你爱的不只是她的青春靓丽,要知道韶华易逝,红颜易老,但你对她的爱恋已经超越了这些表面的东西,也就超越了岁月。你爱的是她整个的人,主要是她的独一无二的内心。”石头忍不住说:“是的,我的确很爱她的清纯善良,疼惜她的孩子气。”佛笑了笑:“时间的任何考验对你的爱恋来说算不得什么。”

  石头又问:“为什麽後来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反倒没有了以前的那些激情,更多的是一种相互依赖?”佛说:“那是因为你的心里已经潜移默化中将爱情转变为了亲情。”石头摸了摸脑袋:“亲情?”佛继续说:“当爱情到了一定的程度的时候,是会在不知不觉中转变为亲情的,你会逐渐将她看作你生命中的一部分,这样你就会多了一些宽容和谅解,也只有亲情才是你从诞生开始上天就安排好的,也是你别无选择的,所以你後来做的,只能是去适应你的亲情,无论你的出生有多么高贵,你都要不讲任何条件的接受他们,并且对他们负责,对他们好。”石头想了想,点头说道:“亲情的确是这样的。”佛笑了笑:“爱是因为相互欣赏而开始的,因为心动而相恋,

  因为互相离不开而结婚,但更重要的一点是需要宽容、谅解、习惯和适应才会携手一生的。”石头沈默了:“原来爱情也是一种宿命。”

  石头问:“大学的时候我曾经遇到过一个女孩,那个时候我很爱她,只是她那个时候并不爱我;可是现在她又爱上了我,而我现在又似乎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感觉,或者说我似乎已经不爱她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佛问:“你能做到让自己从今以後不再想起她吗?”石头沈思了一会:“我想我不能,因为这么多年来我总是有意无意中想起她,又或者同学聚会时谈起她的消息,我都有着超乎寻常的关注;接到她的来信或者电话的时候,我的心都是莫名的激动和紧张;这么多年来单身的原因,也是因为一直以来都没有忘记她,又或者我在以她的标准来寻觅着我未来的女朋友;可是我现在的确不再喜欢她了。”佛发出了长长的叹息:“现在的你跟以前的你尽管外表没有什么变化,然而你的心却走过了一个长长的旅程,又或者说你为自己的爱情打上了一个现实和理智的心结。你不喜欢她也只是源於你的这个心结,心结是需要自己来化解的,要知道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人总要有所取舍的,至於怎么取舍还是要你自己来决定,谁也帮不了你。”石头没有再说话,只是将目光静静的望向远方,原来佛也不是万能的。

  石头再问:“在这样的一个时代,这样的一个社会里,像我这样的一个人这样辛苦地去爱一个人,是否值得呢?”佛说:“你自己认为呢?”石头想了想,无言以对。佛也沈默了一阵,终於他又开了口:“路既然是自己选择的,就不能怨天尤人,你只能无怨无悔。”石头长呼了一口气,石头知道他懂了,他用坚定的目光看了佛一眼,没有再说话。

  大多数人都认为,女生应找个爱她的人,而男生该找个他爱的人;因女生一向都是受保护的,而男生却是较坚强保护人的。

  在一次校友聚会的晚会上,一位旧同学给我们介绍了他的女朋友。同学们都感到惊奇,因这位男同学一向不但作事精明,在公司担任高职位,经济条件极好,而且判断力也很强,他以前还是校园里的模范生,以他的才华,怎会选中一个这么平凡又不显眼的女孩子?其实,各花合各眼,合你眼缘的,未必也符合别人的眼缘,各人都会有自己的心中对象。除了合眼缘之外,择偶的条件也包含了志趣相投。能够互相融合,合得来的甚为重要,因你不可能整天只看着对方的脸孔,而什么事情都不顾。

  有一天,我走在街上,碰见一位多年没见,在大学时一起同班的姐妹,当问及她现在的生活时,得知原来她也未婚。在大学时,她都有许多追求者,可是同学们都不明白,她在等谁?要遇见一位怎样的男孩?她只回答:“一切随缘,等遇见了就自然会明白。”

  篇三:我一直在等一个人散文

  阳光很温暖,亦如我曾经坐在窗户前在阳光下决定要做个不卑不亢温暖的女子般恬淡题记

  怀念,是突然有一天终于毅然决定停下疲惫的脚步,卸下全身的武装,不由自主地人生回眸,就在那不经意的刹那,眼泪祭奠了来不及等到的那个人、那些事....

  那个年代我们都坐在云上飘,没心没肺地大笑,肆无忌惮地疯狂,头发在风中飘摇,而我们的时光注定有了它特殊存在的性质,或简单或平凡。那么我一直等着的那个人呢?是否也如今天的我会回头站在曾经我们约定的那个地方傻傻地笑,手里捧着的是那些泛了黄的信笺。

  常常在夜深人静难以入眠的时刻,手执铅笔意图找寻那些有熟悉字迹的东西,可是我只身于何处,转身,想念了曾经那个陪我失眠到几近天明的人了;留恋了同样夜深人静时候静静倾听我心事的人了;默念了陪我走遍大街小巷的人了;回忆了那个心疼着我的泪欣慰着我的笑的人了,然后惊慌地发现那个人已经在我记忆的左端了。身边出现了形形色色的人,在这些人群中寻找那份似曾相识,岁月从不扭头,可我一直看着自己的脚步,一切周而复始都留下了印记,于事、于物、于人...都那样安之若素地等待在那里,等待着我们去拾起,等待着我被无缘由地揪起伤感,等待着我哭泣。

  我们牵着手一路走走停停,白色的年代,白色的记忆,一切都是白色的,是否多年以后我们的记忆也会变得苍白无力,连回忆起来的呼吸都是缓慢艰难的?

  那天我们在街上毫无预兆地相遇,我微微地笑,然后擦肩而过,不敢回头,亦不敢收回对你的微笑,始终相信微笑可以代表所有的寄语,而背后的你有收回对我的礼貌微笑吗?曾经无数次想象过我们再次相遇的境况,会淡淡地问你过得好吗?然后我们会再次牵手绝不放开。可事实是我始终都没有勇气问你这句话,更何况重新相拥。或许再隔几年后我们会面对面坐着很坦然地谈彼此的生活、梦想,没有顾虑,有的只是温而不火的心悸。很多个时间、空间,情绪里的莫名感伤是经得起时光隔离的,却经不起记忆的藏匿。

  多年后的我终于不再倔强地停留在时光里不肯走,于是我们再次联系上,你问我:过得好吗?

  我说很好

  他问相册里的那个男生是你的男朋友吗?

  我回答你是的

  你问他对你好吗?

  很好

  你说那你应该好好珍惜!不应该轻易放手

  我说如果这样的话那也是学你的!呵呵

  之后我们真的很坦然地谈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梦想!

  时间吞没了我们,岁月不饶人,可也曾饶过记忆?是什么力量支撑了那些年摇摇欲坠的时光,让我在里面学会适应。那些随意渲染的光年,那些怆然泪下的情绪,都只是在记起一段往昔。

  阳光温暖的午后,音乐,文字,浓香的无糖咖啡,凝神着杯子,分析着它们的肢体,原来是有灵魂的,很多人很多事原来都活生生地占据在我的内心深处承载着磨难和伤悲,很多人很多事指的又岂止一人。

  我终于明白,不是遇不到对的人,只是改不掉那个错的自己。

  篇四:我一直在等一个人散文

  外面的雨下的很淅沥,晴了这么多天,也许该好好地下一场雨,洗一洗年前年后躁动不安的朦胧的心。

  已经很久没有淡定下来,沉淀自己的文字了。写作是一件很锻炼人的事,需要安静,积攒,耐心和观察。高中的时候,就喜欢卖弄卖弄伤感的文字。上大学以来,竟没有好好写一篇随笔,亏我还是个学中文的,亏我还自称自己是多么热爱文字与文学!多么羞愧!

  是啊,我还是一个人,却仍然不能耐住寂寞去写,去表达。

  心声似乎在告诉我,我做不到写自己的心,我的心,要别人的牵引,要有人来触发,要有人走进我的灵魂,让我发出属于我的最美的歌,挥洒出最自如的文字,抒发最真挚的感恩。

  没错,我一直在等一个人。

  他可能不需要多英俊,在我眼里是英雄就好;他可能不需要多么有背景,我相信他的能力就好;他可能不需要多幽默,能把伤心落寞时的我逗笑就好;他也许不是什么男神,在我心中是帅气就好;不需要太好,就好;对我好,就好。其实,我的要求真的很简单,在漫长的等待之中我却常常质疑自己的要求,是不是真的不简单?不然,他怎么还没有向我走来,我闻不到他的讯息,感受不到他的心跳。他似乎在无边的宇宙的最遥远处,我怎么望,都看不到希望。简直就快要陷入绝望。

  可是,我还是在等他,等着这么一个人的出现。

  也许孤单了太久就会觉得有人陪伴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情,是啊,多么奢侈,用任何东西都无法取代。在期待了很久的所谓的大学生活里面,爱情,早就是见怪不怪的现象。再也没有人啰嗦你早恋,也没有人阻止你偷吃爱情的禁果。孤单着的人,反倒像是怪类,像是游走在校园里面最应该不安的人群。

  我依然坚持着,要等。对的那个人,终于有一天会出现。相信缘分是抹不掉的,不管有什么力量阻止爱的发生,总会有冥冥之中的力量会让你们相遇相守,真正的爱,是不会被什么力量摧毁的。

  我诊断自己不是具有初恋情结的人,在自己没有把握好自己喜欢的男生之后,我似乎却再也没办法喜欢上一个可以代替他的人。可能就是如此,我允许自己怀恋他的音容笑貌。他的轻声细语、他笑起来迷人的酒窝、他对人的热情与开朗、他的那些小骄傲与虚荣心,到了最后,竟然都是被我怀念的东西。也不曾想过自己以前不会注意的细节都会被自己用记忆一点点拼凑起来,怀念。那又怎么样呢,没有把握好,那就是没有缘分吧。我想每个人都会有初恋,初恋是深刻的,记住并偶尔怀念,应该不是我的错吧。每每我会想到他的时候,我就越希望未来的他快点出现。我不想抱着回忆一直生活,初恋很好,但不属于我。

  快点找个人把我带去。

  我越是这么想,就越是没有人来。她们都告诉我说,你不能找,你要等。你等来的那个人会是珍惜你,疼爱你的。也许是吧,我也这么坚信着,我不是谁的信徒,我只能向自己祷告,祷告自己找到了一句对的警句。警醒我好的女孩有足够的气质会把优秀的男孩吸引过来;警醒我自己找的男孩是不会珍惜自己的,他们会用自己的主动作为分手的借口;警醒我最终等来的是经过了耐心的,是自己会去感恩会去呵护的男孩……种种之类似乎都在警醒我,你要等。

  对呀,我在等。

  “你的要求太高了。”是吗?我的要求高吗?我可不可以理解为找到一个顺眼的人太不容易了?他学历如果不比我高也不能比我低;身高要有175最好;要爱运动;不能沉迷网络游戏;最好要好看;不能非主流;不能留长发;要有幽默细菌;要有一技之长;要出得厅堂下得厨房;要善于学习……这些我例举的,除了个别,其他的都应该不算太难吧。就算是,也许有一天我真正遇到了那个人,所有的条条框框都不足以成为所谓的择偶标准。将就很难,顺眼就是最好的标准。

  我以为自己多大能耐?

  为了你,我要拼了命努力。

  我知道优雅气质是你会喜欢的,总有某些场合能派的上;我要努力学习各种知识,我怕将来在你眼里显得太无知;我要让自己爱上运动,以后可以和你一起爬山跑步打羽毛球;我要有自己的爱好,将来你不在身边不会吵你闹你做事;我要爱看书,有修养的人是不会糊涂的。我要改进我的厨艺,留住男人的胃,留住男人的心;我要让自己变得更好。

  所有的更好都是准备着他的到来。

  寂寞了太久,我怕自己会放弃等了。我磨着性子,只为了等到你。

  我很明白,我一直在等一个人。

  不放弃。

  暗涌之花

  2014 年2月9日

  我深爱你,你要一直在。

  我知道,我不该这样子。

  爸爸说,不能动之以情。

  妈妈亦让我不要春心萌动。

  老师更是紧紧相盯。

  心也跟着起哄,告诉我不可以。

  可是我控制不了,我抑制不住不去想你。第一次感到如此无奈,除了想见你,想告诉你我爱着你之外,我什么都不想做。

  内心如火焰般热烈燃烧,情感强烈得无法透息。

  一切都如初见你般美好。

  枝满苍绿,花盛沿街,我捧着写字板只身游离在晒空斑驳的林荫大道,看花叶相映,颠离光迹。我在一棵垂榕下驻足,将桌子和写字板铺张开,手执狼毫,几欲行文。

  你便在此时出现,向我微笑。

  我的大脑短暂空白,然后一阵棼乱。

  从那以后,我便思念你,思念你的笑,思念你的模样,思念你的美好。

  你的出现,让我不再急躁,让我不再无聊于练字,甚至是喜爱上练字。因为,你总会在我练字的时候出现,然后微笑。

  可是你从未说过一句话,也从未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于是我鼓起勇气去问你,你是谁。

  可你依旧不言不语,让我不知所措。

  于是我不管年月更逝,不管沧海桑田,也要知道你到底是谁。

  这一天我故意把练字的时间拖长,因为只有这样你才会和我说话。我挥墨行文,你再次出现,对我微笑。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我迫不及待地问你。

  “我和你约定,等到你把唐诗宋词都练完,我就告诉你。”你依然微笑。

  无论春袭万物,无论夏炎盛情,无论秋拂柔丝,无论冬冰山河,我一如既往。执着天练字,我一直相信我们之间的约定。

  终于等到万字聚成时,我收起狼毫,然后对你微笑。

  “这一刻,我等了好久,现在,换你遵守约定。”

  突然,你消散了,我张皇忙乱,任泪水灼热我冰冷的躯体。

  你终究还是违约了。

  可是你还会不会再出现?还会不会再微笑?——向我微笑。

  你又知不知道,我深爱你,你却从未停留。

  时间在我妄想忘记你时点点流逝。

  我亦渐渐明白,原来你一直都在。

  在你消失之后,我依然会每天到我们约定的垂榕下,一边练字,一边回忆你的容颜。

  其实,你没有违约。

  因为现在,我已经知道你的名字是什么,而且我不再强迫自己去忘记,我会一直缅怀你,永远记住你清秀的面孔。

  爸,妈,老师,心,还有你。请让我继续爱着你。

  一直,我深爱着他。一直,他都在。

  他,叫坚持。

来源:98互动作业帮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s://98zuoye.com/post/95435.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4002415号-5